山有青木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深音读书www.youzhimi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乐归也是刚从险境逃生,脑子尚且有点不清醒,说完那句‘来呀来呀’之后

,就对上了

帝江颇有威慑力的双眸。

她丝滑跪地:“尊上我错了。”

“脏。”帝江眼底流露一丝嫌弃。

乐归顺着他的视线低头,才看到自己的裙子因为跪地沾了泥。

自从把那身具备自洁功能的工作服以三千两的价格卖掉后,她就一直穿凡人的粗布麻衣,弄脏是常有的事,前几天全靠合欢宗宗主施舍一些清洁术,才勉强维持干净,但稍有不慎还是会弄脏。她抠了抠膝盖上的泥,刚抬头要说什么,帝江的指尖便点在了她的额头上。

经历过一次漫长又令人窒息的欢愉后,他每次做这个动作,乐归都心有余悸,这一次也是习惯性要躲,却还是慢了一步。冰凉的灵力注入脑海,她一个激灵,能清楚地感觉到身上的伤口在快速愈合,因为在比试台上各

“谢谢尊上。”她乖乖道谢。

帝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:“后天第二场比试,要赢。

...尊上,你要求会不会太高?”乐归尽可能委婉。

帝江盯着她看了半晌,道:“敢输,就杀了你。”

[草草草草草他这句绝对是真的!]

帝江勾起唇角,转身便要离开,乐归下意识去抓他的衣角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散于空气中。

“尊上你别走啊,你还没说我要怎么赢呢,第一场靠防御法器就行第二场可是一对一啊!尊上!尊上!”乐归歇斯底里。然而已经无人可以回答她的问题。

刚才还热闹非凡的比试台周围只剩乐归一人,她轻舒一口气,把镜子从怀里掏出来用力砸在了地上。还以为她已经忘记报仇的镜子:.....”

凭一介凡人之力强行在镜子上制造出两根裂痕后,乐归才心满意足地回到合欢宗大本营,结果一进门不出意外地遇见了三堂会审。“宗主。”乐归乖巧行礼,手指结出的依然是错误姿势。

合欢宗宗主懒得管教她的姿势问题,只是淡淡问一句:

“你有报名玉简的事,为何不同本座说?"

都自称本座了,看来事态很严重。

乐归轻咳一声:“弟子也不想隐瞒宗主,但弟子曾经答应过前辈,不会将这件事告知任何人。”

“前辈?”合欢宗宗主敏锐抬头。

乐归:“是呀,一位非常厉害的前辈,弟子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,只知道他一头白发,胡须及胸,总是笑呵呵的,因为弟子给了他一颗桃子,便送了弟子一枚报凡间名额五十个,其中五大宗门占三十,各小门派一共占十个,还有十个随机发放,谁也不知会落到哪家宗门。乐归的话听不出毛病,但宗主总觉得哪里不对,静默半晌后又问:“你是如何通关的?”

“那位老前辈给了我防御的法器,说可平安度过第一关,”乐归面不改色,“还给了我两枚疗伤的圣药,我刚才服下之后,身上的伤果然痊愈了。”修炼之人耳聪目明,鼻子也尖,定然能闻出她身上的血腥味极淡,与其等她追问,不如提前说明。

宗主盯着她看了片刻,道:“过来。”

乐归老老实实凑过去,看到她把手虚覆在自己的伤口上也不怕,只是安安静静等着。

良久,宗主收回手:“果然已经痊愈。”

....疗伤圣药,你用来恢复三道小小的伤口?”有人忍不住开口了,“你可真会大材小用,为何不等回来之后让我们给你疗伤,这样也好把圣药分给方才受伤的姐妹们。“因为这是我的药,”乐归一脸无辜,“我以为吃自己的药疗自己的伤,是一件很正常的事。”

“你...."那人噎了一下,却也无可反驳。。

“好了,”宗主放缓了脸色,“合欢宗今年没有拿到试炼名额,如今橘子可以参加,也算是咱们宗门的幸事,就不要再计较那些细枝末节了。”“什么幸事,丢人的事吧..."有人小声嘀咕。

宗主也只当没听到,只是眉眼和善地看着乐归:“去歇着吧,别误了后天的试炼。”

“是,宗主。”乐归答应一声,便直接回房了。

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众人终于难掩嫉恨,有人忍不住开口:“宗主,她侥幸得了如此机缘,却隐瞒宗门拒不上报,显然是对宗门有二心,宗主当真就这样放过她了?”“她报名之前并未遇到我们,上报又该去哪上报?“宗主警告地看了众人一眼,“如今她是替宗门出战,你们一个个的都给本座安分些,若是叫本座知道谁敢打她的主意,就别怪本座不念师徒情分。”"是。”众人不情不愿地答应。

这边乐归回了屋,第一件事就是关紧门窗,然后把被她揍得破破烂烂的镜子掏出来:“别忘了下禁制啊,我可不想被她们偷听。”“你都敢谎话连篇了,还怕她们偷听?”镜子刚捱过一顿揍,此刻言语尖酸刻薄,“你哪怕说自己是在路上捡的玉简呢,也总比说什么有人相赠强,现在这些谎话,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你是一块得了大机缘的肥肉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玉露凝棠

玉露凝棠

一枝嫩柳
(本文暂定日更时间于23:30) 方幼眠替嫡姐嫁到喻家的那几年过得如履薄冰。 上有凶悍婆母压迫,下有处处为难,事事喜欢横插一脚的小姑妯娌,外加一个常年在外,心有所爱的夫君。 倘若不是为了妹妹的身体弟弟的功名,受嫡母胁迫,要替家中周全,不能抉择。 即便对方是显赫高门的百年世家嫡长子,如何郎艳独绝,清贵无双,再怎样名满瀛京盛誉天下,她也绝不会嫁进来。 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,她熬了三年。 好在,再熬过这个
都市 连载 38万字
贫僧与她

贫僧与她

绿药
·【为她由佛步尘,也为她堕魔】【圣父僧帝×心机祸水】先帝临终前终于将幼年走丢的太子找回来了。可太子已遁入空门,从里到外四大皆空。纵使太后将各色美人塞满六宫,新帝仍毫不心动,还要遣散后宫!这可把太后急坏了,她咬咬牙,将九域十二国第一祸水莹姬抢进了宫中……莹姬第一次见到空梵,那一天是白露。他合目憩于菩提树下,枕着冗繁俗世奏折,袈裟浸着一层水珠。他睁开眼睛澄明而望唤一声施主,声线染着晨曦薄雾。她忽然想问
都市 连载 8万字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天外飞石
大佬楚淮在蓝星保卫战胜利这天穿越了。 穿成一个走两步就喘的病美人O。 穿过来的时候,原身正获罪被流放到垃圾星。 垃圾星上流寇凶徒聚集,身娇体贵的楚淮瞬间成了狼圈待宰的羔羊。 羔羊? 倒了一地的凶徒七窍流血肝胆俱裂,难以置信地看向精神力爆出的中心点——那个娇滴滴的omega正捂着胸口喘个不停。 ## 超负荷的精神力爆发让楚淮不堪重负,大佬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“发情”。 为了应对发情危机,大佬组织垃圾
都市 连载 25万字
暗室婚书

暗室婚书

慕义
(日更中,下本《婚后宽纵》《脱钩》求收藏~)【温柔清冷女明星】vs【沉冷矜贵京圈大佬】男主上位/先婚后爱小甜饼/她是他的蓄谋已久【1】霓音自幼温顺柔静,直至高中时喜欢上了宋詹,人生第一次违抗长辈,推掉了她和贺家从小定下的婚约。宋詹耀眼如清风霁月,成为当红偶像,霓音意外入圈成为新晋小花,终于和他走在一起。本以为迎来甜蜜爱情,她却发现真心错付,从头至尾只有欺骗。那天大雪纷飞,她果断提出分手,泪眼朦胧间
都市 连载 30万字
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

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

玉户帘
上辈子好不容易在排球上取得点成绩的谷羽京转眼就死翘翘了,还投胎到一本漫画里,成为了水谷羽京。不过水谷羽京并没有继续打排球的意思,好不容易再来一次的青春他一定要好好享受!但是看着在排球场上锋芒毕露大放异彩的宫双子——水谷羽京更加坚定了自己不打排球的想法。这两只玩意儿绝对很烦人!宫治:蠢猪,用美人计宫侑:大便!我俩明明长得一样!结果呢?回想起那一天,水谷羽京的指尖夹着一根快吸溜完的棒棒糖,眉眼间带着沧
都市 连载 10万字
明天雨很大

明天雨很大

境风
萧经闻双手离开方向盘,车子已经熄火,停在地下车库。他副驾坐着分别五年的前男友。他憋了半天,憋不出一句挽留的话。只磕磕绊绊地说:“明天……明天雨很大。”“没关系,萧总。”林从沚解开安全带,礼貌且温和地偏头微笑,“我今晚就走。” ------ ·每天中午12:00更新,不更会请假·林从沚是受·单一当下时间线(不单独设立过去的章节/分卷,过往的描写会有,大概属于插叙)·文案存档2024-02-01 --
都市 连载 1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