栗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深音读书www.youzhimi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探望

我扭头看向她。

叶母简直是富人区最典型的女强人形象。

她留着迷人的卷发,穿着定制的黑色套装,挎着爱马仕铂金包,穿着漂亮的高跟鞋。

这样的女人,有着成功的事业,保持美丽和精致,严格控制饮食,在瑜伽馆疯狂运动,从不懈怠,出现在外人面前始终是漂亮,精致,端庄,极端自律的。她们对事业充满热情,对自己的孩子,自然也是无比宠爱的,除了要让他们为了

优秀的富二代,还会无条件的满足和包容孩子的需求。

看得出来,这样无理的要求,她也未曾细想,就径直向我提出来了。

只是因为那是她刚受了伤的宝贝儿子。

我摇了摇头,拿出手机,“我没办法答应,我除了照顾我男朋友外,还要去兼职打工,我的期末考试和作业也会耗费我很大精力,我没空去照顾他。叶母愣了下,也许,很少有人这样直白的拒绝她。

我走出了病房,身后高跟鞋的敲击声加快了几步,她追上了我,再次露出友好笑容,“抱....芙?我的话是不是让你生气了?其实,我只是想让你偶尔来陪陪叶子,我看的出来,他想和你做朋友。她看似温柔,但我留意到她始终在不动声色的细细观察我的表情。

叶母低声对我说道,像是亲昵的嘱咐:“每天你只需要陪叶子一小时,我付给你两万元,怎么样?”我怔了怔。

是啊,我没必要跟钱过不去。

我的犹豫也给了叶母机会,她抓住我的手,一边收紧了手指,微微用力,“小芙,帮帮阿姨,好吗。我马上就吩咐人把钱转给你。她一路向上,握住了我的手腕,我垂下眼眸,叶母勾起唇,她赌赢了。

我本来是想回家收拾点东西的。可是那间诡异的公寓,行为举止处处都很怪的房东让我停止了步伐,我转头把余序出事这件事告诉给了陆七夕,并跟奢侈品的店长请了个长假。“小....陆七夕打开门,看见我,我扑进她怀里,一下子哭了。

她是个情绪很丰富的女孩,不知不觉也开始啜泣起来,安慰着我,“别怕,余序很快就醒来了,我家离医院不远,你这段时间就住在我这里,我去帮你请假。”我坚持了一天,疲惫和痛苦在此刻宛如潮水似的顷刻间涌来。

临近清晨,空调轻轻送着暖风。

陆七夕租的公寓不大,但房间里一应俱全,我睡在阁楼里的小卧室,抱着柔软的枕头,实在太累了,醒来时竟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。我赶忙起身,陆七夕已经去了趟我和余序租的公寓,拿来了我的东西。

她晃了晃手里的煎锅,“午餐做好啦,吃饱再去医院吧。”

我弯了弯唇角。

在浴室简单洗漱后,我换了身白色短款针织衫和牛仔裤,把长发拨到一旁随意用花边褶皱发圈扎了下,脸色有点苍白,但勉强还算是正常,我早在醒来就收到了叶母打来的二十万元,既然跟对方做了约定,我在照顾好余序后,还得去陪着叶风麟。“抱歉啊,小芙,今天本来应该跟你一起去探望余序的,”陆七夕把热牛奶递给我,“但我今天有律所面试,等结束我再去医院找你。”我点点头,看向穿着正装的她,比出加油的手势。

陆七夕离开没多久,我出门了,路上还遇到了个卖自制圣诞饼干的女孩,她脸冻得很红,饼干放在那里,却无人问津,我忍不住买了些,点缀着糖霜的圣诞树和麋鹿饼干。医院附近有家高档花店,我想起余序在家里最喜欢摆弄那些花花草草,忍不住走了进去。

到处都是漂亮新鲜的鲜花,角落里,还有着装在白色花瓶里的垂丝茉莉。

白花绿叶,小巧玲珑,像是白蝴蝶在翩翩起舞。

我忍不住走上前,摆弄着花瓣,我喜欢这样温柔又漂亮的花朵,可我也知道,这花娇嫩的很,零下五度搬着它,没一会儿就死掉了。只能选那些还是花苞的茉莉,这样放在盛满水的瓶子里,能一直活到开花后很久。店员熟练地进行剪根,保水处理,挑了张淡绿色的内衬纸,她一边替我包装着,一边抬起头,招呼新来的客人:“这位小姐,先生,需要什么花,我们可以介绍。”我听到身后动静声,扭头,一下子就看到那对惊艳的让人双眼一亮的男女。

女孩皮肤白皙,五官柔美,穿着十分简单的外套,黑色长卷发散落在肩膀上。优雅高贵。她身旁的男人则是长款的灰色风衣,宽肩窄腰,气质带着几分天然的傲慢,眉眼俊美,极其优越。是林知恩和谢雍?我心脏剧烈跳动着,他们两个甚至走到我身后,连说话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。“叶子伤的严重吗。”林知恩问。

谢雍扫了眼花店里摆放着的花朵:“他说只是划伤了手臂,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。”

“真的吗。”林知恩在向日葵那里半蹲下,“谢雍哥,这花还挺适合叶子的。”

我透过那面镜子,总觉得他视线时不时抬起,在我身上好奇的游走着,令我微微窒息。我冷静下来,明白越是露出那副惧怕和不安的模样,就越是让自己看起来很奇怪,我绽出淡淡的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玉露凝棠

玉露凝棠

一枝嫩柳
(本文暂定日更时间于23:30) 方幼眠替嫡姐嫁到喻家的那几年过得如履薄冰。 上有凶悍婆母压迫,下有处处为难,事事喜欢横插一脚的小姑妯娌,外加一个常年在外,心有所爱的夫君。 倘若不是为了妹妹的身体弟弟的功名,受嫡母胁迫,要替家中周全,不能抉择。 即便对方是显赫高门的百年世家嫡长子,如何郎艳独绝,清贵无双,再怎样名满瀛京盛誉天下,她也绝不会嫁进来。 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,她熬了三年。 好在,再熬过这个
都市 连载 38万字
贫僧与她

贫僧与她

绿药
·【为她由佛步尘,也为她堕魔】【圣父僧帝×心机祸水】先帝临终前终于将幼年走丢的太子找回来了。可太子已遁入空门,从里到外四大皆空。纵使太后将各色美人塞满六宫,新帝仍毫不心动,还要遣散后宫!这可把太后急坏了,她咬咬牙,将九域十二国第一祸水莹姬抢进了宫中……莹姬第一次见到空梵,那一天是白露。他合目憩于菩提树下,枕着冗繁俗世奏折,袈裟浸着一层水珠。他睁开眼睛澄明而望唤一声施主,声线染着晨曦薄雾。她忽然想问
都市 连载 8万字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天外飞石
大佬楚淮在蓝星保卫战胜利这天穿越了。 穿成一个走两步就喘的病美人O。 穿过来的时候,原身正获罪被流放到垃圾星。 垃圾星上流寇凶徒聚集,身娇体贵的楚淮瞬间成了狼圈待宰的羔羊。 羔羊? 倒了一地的凶徒七窍流血肝胆俱裂,难以置信地看向精神力爆出的中心点——那个娇滴滴的omega正捂着胸口喘个不停。 ## 超负荷的精神力爆发让楚淮不堪重负,大佬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“发情”。 为了应对发情危机,大佬组织垃圾
都市 连载 25万字
暗室婚书

暗室婚书

慕义
(日更中,下本《婚后宽纵》《脱钩》求收藏~)【温柔清冷女明星】vs【沉冷矜贵京圈大佬】男主上位/先婚后爱小甜饼/她是他的蓄谋已久【1】霓音自幼温顺柔静,直至高中时喜欢上了宋詹,人生第一次违抗长辈,推掉了她和贺家从小定下的婚约。宋詹耀眼如清风霁月,成为当红偶像,霓音意外入圈成为新晋小花,终于和他走在一起。本以为迎来甜蜜爱情,她却发现真心错付,从头至尾只有欺骗。那天大雪纷飞,她果断提出分手,泪眼朦胧间
都市 连载 30万字
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

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

玉户帘
上辈子好不容易在排球上取得点成绩的谷羽京转眼就死翘翘了,还投胎到一本漫画里,成为了水谷羽京。不过水谷羽京并没有继续打排球的意思,好不容易再来一次的青春他一定要好好享受!但是看着在排球场上锋芒毕露大放异彩的宫双子——水谷羽京更加坚定了自己不打排球的想法。这两只玩意儿绝对很烦人!宫治:蠢猪,用美人计宫侑:大便!我俩明明长得一样!结果呢?回想起那一天,水谷羽京的指尖夹着一根快吸溜完的棒棒糖,眉眼间带着沧
都市 连载 10万字
明天雨很大

明天雨很大

境风
萧经闻双手离开方向盘,车子已经熄火,停在地下车库。他副驾坐着分别五年的前男友。他憋了半天,憋不出一句挽留的话。只磕磕绊绊地说:“明天……明天雨很大。”“没关系,萧总。”林从沚解开安全带,礼貌且温和地偏头微笑,“我今晚就走。” ------ ·每天中午12:00更新,不更会请假·林从沚是受·单一当下时间线(不单独设立过去的章节/分卷,过往的描写会有,大概属于插叙)·文案存档2024-02-01 --
都市 连载 1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