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羊想吃肉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深音读书www.youzhimi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,,,间,开不同于其他器官的恢复,对于一股脑涌入的声音,大脑无法对其进行取舍,只能进

他痛苦的蜷缩在地面,双手无力地捂住耳朵,企图阻挡声音的入侵。

刷-一

忽然间,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。

黑沉的披风将百鬼丸牢牢包裹,厚重的特殊材质有效隔绝了绝大多数声音。

终于,百鬼丸安静了下来。

蝙蝠侠俯身将少年抱了起来,怀中的少年先是一僵,随后迫不及待一般往自己的怀里钻。

像是一只受惊归巢的小鸟,急迫的需要巢穴的安抚。

怀中的少年仍然在微微发抖,他张大嘴巴,在发出无声的尖叫。

蝙蝠皱了皱眉,他单手抱着少年,手掌安抚地拍了拍,将少年的脑袋摁在了自己的肩头,宽大的蝙蝠披风顺势而上,经历几番折叠牢牢地锁定在怀中的少年的身躯终于恢复了些许平静。

蝙蝠环顾了一圈四周,双死的父子,已经开始封锁现场的警察,还有站在血泊之中,僵住的杰森。

蝙蝠的眉眼松动了些,他半蹲下来,一手揽住了杰森。

“不要看。”

蝙蝠起身,一手抱起了杰森,在戈登开门的前一刻,消失在了茫茫月色之中。

“百鬼丸没事吗?”

“突然间恢复听力精神上恐怕受到了冲击。”

“乔恩他们一家究竟是怎么回事?我发誓我没有向乔恩透

半点他们家的真实情况!"

“杰森少爷,说话的声音请小一点。”

众人的声音透过房门隐隐约约地传出。

漆黑的房间内部,窗户被关严,窗帘被拉紧,所有电器都被拔掉,偌大的床上,百鬼丸蜷缩在柔软的床铺中间,他紧紧的抱着他们在说什么。

这是什么声音。

好吵。

好吵。

好吵!

嘎吱一声,房门被轻轻的打开了。

杰森脱掉了鞋子,赤脚踩在了柔软的地毯之上,每一步的声响都被绵软的地面一步步抵消。

宽大的床上隆起了一个小包。

原本情绪低沉的杰森看着突然间笑了一下。

他伸手扒拉一下这个小包。

一开始还有些阻力,并不愿意让他扒拉开。

原本平滑的一个白色小球硬生生被扒拉成了皱皱的一团。

几番纠缠之下,手下的被子突然一松,一个憋着嘴,挤着眉毛,硬生生在一张三无脸上挤出了不高兴神情的百鬼丸,被他扒拉了出来。百鬼丸抱着自己的腿,将脸埋在自己腿中,只剩下半张脸看着杰森。

[白色,坏。]

杰森拉着他的手,和他坐在了一起。

"百鬼丸。”

面前的少年只是很迷茫的看着自己。

“也对。”杰森喃喃自语,“你从未听见过声音,又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呢。”

他坐在了少年的正对面,与他靠得很近。

杰森感受到了少年的呼吸均匀的洒在他的脸上,温热的,仿佛带着水气,额前的发丝随着风微动,弄得他一阵发痒。他捂住了百鬼丸的耳朵,额头与之相贴,于是距离从咫尺消弥,体温在他们之间传递。

杰森将声音放轻,音调也变得柔和平缓。

他缓缓闭上了眼。

“不要去在意那些声音,看着我的灵魂,百鬼丸。”

洁白的灵魂在一片漆黑之中缓缓地绽放着白光,他柔和而并不刺眼,像是一团温暖的水,轻轻的贴在了百鬼丸的灵魂之上,将少年焦躁的灵魂安抚。这是百鬼丸最熟悉的感觉。

“你还从未真正听到过我的名字吧?”

杰森睁开了眼,带着淡淡的微笑与百鬼丸对视。

“我叫杰森。”杰森在百鬼丸的胸膛一笔一划地写下了他的名字。

“J-A-S-O-N T-O-D-D-”

他写的很认真,每一笔都很慢。

修长的食指在少年的胸膛间划过,白皙肌肤在他略带薄茧的指腹下微微凹陷,摩挲出长长的一条白痕,杰森几乎能感受到对方胸膛之下心脏的跳动。砰-砰--砰--

与他食指的运动频率一样,与他心脏....一样。

呼吸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忘记,但还没有等杰森意识到这股悸动的原,一只木质的手突然捉住了他的食指,制止住了他的行动。灰褐色的眼睛与他对视。

突然间,心脏漏了一拍,杰森一手拿着百鬼丸的手,一手捧着自己的心脏,有些怔神。

生一一生病了?

百鬼丸拉过了杰森的手,灰褐色的眼睛低垂,他捧着杰森的手,木质的义肢在少年的手掌上划拉着什么。“你在写什么?”杰森没有意识到。

“这是什么?”杰森歪过头。

"jqs?你要表达什么?"

杰森突然间意识到

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+
玉露凝棠

玉露凝棠

一枝嫩柳
(本文暂定日更时间于23:30) 方幼眠替嫡姐嫁到喻家的那几年过得如履薄冰。 上有凶悍婆母压迫,下有处处为难,事事喜欢横插一脚的小姑妯娌,外加一个常年在外,心有所爱的夫君。 倘若不是为了妹妹的身体弟弟的功名,受嫡母胁迫,要替家中周全,不能抉择。 即便对方是显赫高门的百年世家嫡长子,如何郎艳独绝,清贵无双,再怎样名满瀛京盛誉天下,她也绝不会嫁进来。 这样水深火热的日子,她熬了三年。 好在,再熬过这个
都市 连载 38万字
贫僧与她

贫僧与她

绿药
·【为她由佛步尘,也为她堕魔】【圣父僧帝×心机祸水】先帝临终前终于将幼年走丢的太子找回来了。可太子已遁入空门,从里到外四大皆空。纵使太后将各色美人塞满六宫,新帝仍毫不心动,还要遣散后宫!这可把太后急坏了,她咬咬牙,将九域十二国第一祸水莹姬抢进了宫中……莹姬第一次见到空梵,那一天是白露。他合目憩于菩提树下,枕着冗繁俗世奏折,袈裟浸着一层水珠。他睁开眼睛澄明而望唤一声施主,声线染着晨曦薄雾。她忽然想问
都市 连载 8万字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帝国太子和他的暴躁小娇妻

天外飞石
大佬楚淮在蓝星保卫战胜利这天穿越了。 穿成一个走两步就喘的病美人O。 穿过来的时候,原身正获罪被流放到垃圾星。 垃圾星上流寇凶徒聚集,身娇体贵的楚淮瞬间成了狼圈待宰的羔羊。 羔羊? 倒了一地的凶徒七窍流血肝胆俱裂,难以置信地看向精神力爆出的中心点——那个娇滴滴的omega正捂着胸口喘个不停。 ## 超负荷的精神力爆发让楚淮不堪重负,大佬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“发情”。 为了应对发情危机,大佬组织垃圾
都市 连载 25万字
暗室婚书

暗室婚书

慕义
(日更中,下本《婚后宽纵》《脱钩》求收藏~)【温柔清冷女明星】vs【沉冷矜贵京圈大佬】男主上位/先婚后爱小甜饼/她是他的蓄谋已久【1】霓音自幼温顺柔静,直至高中时喜欢上了宋詹,人生第一次违抗长辈,推掉了她和贺家从小定下的婚约。宋詹耀眼如清风霁月,成为当红偶像,霓音意外入圈成为新晋小花,终于和他走在一起。本以为迎来甜蜜爱情,她却发现真心错付,从头至尾只有欺骗。那天大雪纷飞,她果断提出分手,泪眼朦胧间
都市 连载 30万字
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

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

玉户帘
上辈子好不容易在排球上取得点成绩的谷羽京转眼就死翘翘了,还投胎到一本漫画里,成为了水谷羽京。不过水谷羽京并没有继续打排球的意思,好不容易再来一次的青春他一定要好好享受!但是看着在排球场上锋芒毕露大放异彩的宫双子——水谷羽京更加坚定了自己不打排球的想法。这两只玩意儿绝对很烦人!宫治:蠢猪,用美人计宫侑:大便!我俩明明长得一样!结果呢?回想起那一天,水谷羽京的指尖夹着一根快吸溜完的棒棒糖,眉眼间带着沧
都市 连载 10万字
明天雨很大

明天雨很大

境风
萧经闻双手离开方向盘,车子已经熄火,停在地下车库。他副驾坐着分别五年的前男友。他憋了半天,憋不出一句挽留的话。只磕磕绊绊地说:“明天……明天雨很大。”“没关系,萧总。”林从沚解开安全带,礼貌且温和地偏头微笑,“我今晚就走。” ------ ·每天中午12:00更新,不更会请假·林从沚是受·单一当下时间线(不单独设立过去的章节/分卷,过往的描写会有,大概属于插叙)·文案存档2024-02-01 --
都市 连载 16万字